《审判之逝:湮灭的记忆》GI前瞻:定罪率99%,谁代表正义?

作者 篝火营地 2021年09月07日 09:23 阅读 70

本文基于「 篝火营地 」与《Game Informer》中华地区独家授权协议编译,转载请征得同意

作者:Blake Hester

翻译:子岩 编辑:Tony

全文约 3500 字,阅读只需要 6 分钟。

在日本,99%的庭审以定罪告终。这个数字十分惊人,也并非没有争议。近年来,不断有人公开声称自己是冤假错案的受害者。这自然也让日本的司法和执法系统成为了争议的焦点。

樱井昌司曾被判抢劫罪、故意杀人罪,在监狱里度过了 29 年。出狱后,他为了洗清罪名而抗争了 15 年。2013 年,樱井在采访中讲述了他被审问时的经历:在还没定罪的时候,警察就已经把他当成罪犯对待,最终,精神崩溃的他被迫签下了认罪书。

「他们不分昼夜地审问我,逼我招供。五天之后,我终于承受不住了,所以我放弃了,认了罪,」樱井告诉采访者。

近年来,许多日本游戏都对该国的司法系统和权力机关进行了强烈批评。其中的「领头羊」之一就是人中之龙工作室(以下简称 RGG)——《如龙》系列及其衍生作品《审判》系列的开发商。在 2019 年的《审判之眼:死神的遗言》中,这家工作室讲述了一个关于冤案的故事。2020 年,他们又发行了《如龙 7:光与暗的去向》,这部游戏的故事围绕日本最高政府部门的腐败展开。而到了今年,如龙工作室又将推出《审判之逝:湮灭的记忆》,再次直击日本社会中的不公。

我们有幸试玩了《审判之逝》的几个关卡,并与制作人细川一毅聊了聊这部游戏的开发。除了 RGG粉丝们非常熟悉的夸张玩法外,这部游戏还非常执着于「正义」——何为正义?伸张正义之人受何限制,又面临着怎样的危险?

「在日本,刑事审判的有罪率是 99.9%。」这是主角八神隆的台词,也揭示了《审判之逝》的主题。

「现实是,本该完美而公正的法律,却既不完美也不公正……」他过了一会儿说,「所以,我要为无法发声的人伸张正义,这,就是我的使命。」

故事发生在 2021 年 12 月,江原明弘被指控在电车上进行「痴汉」行为。一名旁观者拍到了江原试图逃跑的画面。这件新闻一经播出便引爆了舆论,公众强烈要求处以最高刑罚。

然而在庭审中,江原却问法官,是否已经查明了横滨一具尸体的身份。

他的辩护律师城崎纱织是《审判之眼》的主要角色,也是八神的同事之一,她认为警方忽视了关键的案件细节,请求八神展开调查。江原真的同时犯下了两桩罪案吗?如果是,他是怎么做到的?痴汉行为是为了掩饰真相吗?还是说,他彻底玩弄了日本的司法系统?

「在许多情况下,正义的定义具有流动性,因为它是由社会共识决定的,但与此同时,它也是靠司法系统支撑的,而司法系统不能容忍这种流动性,」细川说,「因此有时我们会觉得把『正义』和『司法系统』划等号的做法具有局限性,甚至是很危险的。正义究竟意味着什么?司法系统每次都能解决这些冲突吗?这些就是《审判》系列的共同主题。」

在神室町,游戏正式开始了,八神和他的调查员伙伴海藤正治正在跟踪他们的客户在网上认识的男子。这位客户认为她遭遇了诈骗,所以八神决定弄清楚事实真相。这只是个小案子。

可惜的是,《审判之逝》的第一个关卡没能开个好头。前作最单调乏味的就是尾行任务,你必须跟在目标身后,还要避免被他们发现。而《审判之逝》开篇就让玩家做这种没完没了的任务。

这个男人从八神的客户那骗走了钱。而且不仅如此,被他欺骗的女性遍布神室町。我们花了 10 分钟跟踪嫌疑人,拍下他的所作所为并收集证据。这种缓慢的节奏只被打断了一次,那就是一群黑道分子认出八神时。紧接而来的就是一场战斗,我们也终于体验到了本作的战斗系统。

故地重游

(警告:以下内容可能引起不适)

《审判之逝》的剧情开始于横滨的异人町,这是《如龙 7》的舞台,也是整个系列最新的开放世界。消防队员们正匆匆赶往火场;烟雾从一栋废弃的建筑中飘出,但正如一名消防员指出的那样,现场并没有明火,他认为这只是虚惊一场,或者是谁的恶作剧。

然而他大错特错。

进去之后,他们开始检查冒烟的那层楼,并发现 14 颗照明弹排列成箭头形状,指向防水布盖着的一大块不明物体。数不尽的苍蝇在周围盘旋。虽然你可能已经猜到了那下面盖着什么——你有不好的预感——但是在一名消防员鼓起勇气揭开防水布之前,你都不敢确定。

你的猜想不幸验证了,防水布下确实是一具尸体。但不是一具新死的尸体。尸体皮肤已腐败发黑。残缺不全的双手被束缚在背后。尸体被扔在这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鼻子腐烂成了空洞,其中满是蛆虫。镜头慢慢地移向尸体,就在你不忍再看的时候,屏幕变成了黑色,耳边传来熟悉的嗓音。

RGG 过去的游戏多是清版动作类,而《审判之逝》的亮眼之处也在于此。战斗流畅丝滑,轻重攻击、抓取投掷一气呵成,一套连招行云流水击败敌人的感觉爽极了。

从《如龙 7》开始,《如龙》主系列已经变成了回合制 RPG,这意味着衍生的《审判》系列将接过清版动作游戏的衣钵。对于一个子系列而言,这是一个有趣的处境。细川还说,《审判之逝》的战斗是 RGG 的即时战斗系统的一次真正进化。

细川说:「我认为,这次的战斗系统是 RGG 动作战斗的最强形态。」

在完成尾行任务后,我们尝试了《审判之逝》新加入的跑酷系统和潜行系统。玩家的任务是渗透进目标所在的极道据点。门外有个守卫拦住了入口,但我们可以通过小巷里打开的窗户潜入。就玩法而言,这两个系统都相对比较粗浅。话虽如此,但实际效果其实还不错,尤其是它们革新了一些工作室之前作品中的玩法,这些玩法虽然已被证明收效甚好,但其实已经多年没有新的发展了。我们没能仔细尝试这两个新系统,不过单就我们玩到的部分而言,体验非常好。

在玩了一会儿潜行,勒晕了几个守卫,然后毫不留手地打了几场混战后,我们玩到的初期部分就到此为止了。但这还只是冰山一角。

案发现场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在我们玩到的试玩版中,大部分故事都缺乏背景,因此不太好判断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们玩到的其中一个关卡是在横滨的一所高中,八神伪装身份后潜入了这所学校。学校内的关卡做得非常精美,有许多教室和院子。我们的目标是前往三楼,但一群学生拦住了我们,他们和当地的华人黑帮「横滨流氓」有瓜葛。一场战斗随之爆发。虽然八神把这一孩子打得屁滚尿流看上去怪怪的,但不管怎样我们到达了目的地。学校里的打斗,特别是在教室里的打斗,都充分利用了环境:抓起课桌对敌人一通猛揍看上去既荒唐又搞笑。

我们在异人町游玩的其余时间里,看到了 RGG 的游戏发生了一些有趣的变化,同时也更好地理解了游戏的主题。比如,异人町是在《如龙 7》中首次亮相的,这意味着《审判之逝》是第一款使用了这个场景设定的动作游戏。据细川介绍,当初做异人町的时候,他就已经考虑到了在这款新游戏中使用它。为了适应动作游戏的要求,工作室对异人町进行了各种修改,尽管玩家可能察觉不到大部分的改动,但有一个好玩的新功能玩家肯定不会错过。

细川说:「异人町是一个为 RPG 打造的巨大城市,所以我们也引入了滑板这种交通工具,这样在城中移动也更为舒适。」这个功能达不到《托尼·霍克:职业滑板手》的水平,能做的花样也有限,但在城市里滑板有着一种有趣的新奇感。

我们玩到的最后一个关卡里,八神来到了游戏开头的犯罪现场。当他在调查这个地方的时候,撞上了两名警探渡边和樱井。接下来是一场火药味十足的对话(八神确实非法闯入了犯罪现场)。不过,我们还是得知神室町警察总部禁止渡边就死尸一事询问江原,只准他们去找他的律师和八神的同事城崎纱织。犯罪发生在异人町,属于渡边的管辖范围内,因此东京警方禁止他调查关键证人的行为非常可疑。

我们不打算继续剧透下去,但这一关卡很好地体现了「正义与腐败」这一主题。RGG 的游戏,尤其是最近发行的游戏,从不回避日本国内的社会问题。许多欧美游戏工作室倾向于避开这些话题,或者说,至少会避免公开讨论它们。但细川不同,无论是 RGG 想借《审判之逝》表达的东西,还是电子游戏在反映社会问题上的作用,他都毫不避讳。细川说:「电子游戏能否成为反映社会问题的好媒介,这不是取决于媒介本身,而是取决于创作者和玩家之间的关系。」

在他看来,当电子游戏变成了娱乐业的一股主导力量后,或者当它们「变得与小说和电影一样,可以提供有意义的体验」的时候,这么做是自然而然的。

细川的言下之意似乎是,他认为 RGG 游戏的玩家都是成熟的人,愿意去玩一些探讨社会问题的游戏,而不会因为游戏制作者有一些自己的观点就对游戏敬而远之。

虽然我们体验《审判之逝》剧情的时间很短暂,但仅看开场几分钟和渡边那一关就能领会到整个游戏的主题。更重要的是,这一部分充分显示了本作想要探讨日本令人忧虑的社会问题。RGG 能否处理好这些还有待观察,在这一方面,他们过去的作品既有非常到位的,也有失之偏颇的,但他们愿意用游戏来提高人们对日本社会问题的认知度,这还是非常令人耳目一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