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宝物就由我收下了——游戏里那些脍炙人口的偷盗趣事

作者 一机游戏 2021年09月06日 18:33 阅读 62

一机游戏,推荐好游戏,做游戏圈的寻宝猎人

自从电子游戏诞生以来,人们就想方设法地在电子游戏中寻找新的乐子,现实里不让干的事可以说是被电子游戏犯了个干干净净。从杀人放火到世界核平,如果要给玩家量刑可能塞给阿兹卡班的摄魂怪都嫌弃。

笔者最爱的,则是当那妙手空空的梁上君子,偶尔劫富济贫,经常中饱私囊,而有这么几个游戏里的偷盗差事或是关卡设计鬼斧神工或是剧情设定精心雕琢,让人回味无穷。


偷钱?偷家!

《Teardown(拆迁)》这游戏名乍一看,似乎是和偷没什么关系,但任务目标确实是明明白白的写着“steal”。任务目标一般会是偷画作或者豪车,在移动任务目标后就会触发警报,如果不在警报触发后的限时之内偷完所有目标那么就会被警察抓住并且任务失败。


接完差事,话不多说咱先熟悉下场地。看看任务目标都在哪,然后搁这宅子周围转一圈:哦这地方有块台阶,上上下下的影响办事效率,马上给凿了;这块的花坛挡着车开不过去,那就全给他扬了;任务目标在楼上不方便跑路,那直接把地板喷开。


这捅两下那凿一锤,发现茶几里衣柜里藏着几百私房钱,这可跟任务目标没关系,马上收起来。叮叮咣咣一通,路修好了事办完了,豪车画作一通搜刮扬尘而去,空留一座已经近乎废墟的宅邸以及开着直升机的警察在后面咬牙切齿,游戏的news_title“拆迁”在此时此景可以说是非常贴切。

马德雷赌场欢迎您的到来,这里有杀人红雾变异鬼人还有数不清的宝藏

《辐射新维加斯》作为一款史上最成功的RPG之一,四个dlc与游戏主线相辅相成,网状叙事让无数RPG爱好者赞不绝口。而在dlc《Dead money(死钱)》中,也有着一场令人津津乐道的偷盗差事。


在死钱dlc中,玩家“邮差”被新维加斯钢铁兄弟会的前长老伊利亚所骗,身上的精良装备全被扒下,还被爆炸项圈限制住人身自由,必须为伊利亚卖命为他寻找藏在马德雷赌场里避难所里的战前科技。

自然邮差不会任人鱼肉,在伊利亚眼皮底下和其他三个队友彼此交心,顶着杀人的红雾和藏在其中的鬼人,以及无敌的全息保安等等历经千难万苦积攒了足够的资源之后,潜入了避难所。


在避难所里邮差依然不得安宁,全息保安如影随形,红雾也是阴魂不散。但只要再坚持一会,就能反将伊利亚一军,逼他从阴影中现身。终于,金库的大门触手可得。

在打开大门的那一瞬间想必所有玩家都会失神:大量储备良好的食品,服装,以及足以攻下NCR和凯撒军团驻地的火力,还有37根价值连城的金条,每根一万多瓶盖,一共三十七万万瓶盖的财富在眼前熠熠生辉。要知道,在莫哈维废土买一栋房子也就几千瓶盖,杀伤力最大的反器材狙击枪也就只有一万瓶盖。


但是,一根金条的重量足足有35,以玩家的负重去除补给品和武器装备,堪堪也就只能带上六七根金条。难道就要眼睁睁地看着这唾手可得的财富被永远深埋在避难所之下?与此同时伊利亚在邮差的一通嘴炮之下也终于按耐不住,亲自来到了金库之外。


你可以选择潜行避开他然后将他永远关在金库之中,也可以正面把他一枪爆头。但不论怎样,在一分钟内不离开避难所爆炸项圈就会被他引爆,根本没有时间带走所有金条。那么,到底是留下来和伊利亚一起给宝物陪葬,还是点到为止带着已有的财富悠然离去?选择其实只有一个,毕竟活着才是一切。而这,正是死钱dlc的核心观点“letting go(放手)”:宝物诚可贵,性命价更高。


目中无人的世纪劫案

《耻辱:界外魔之死》中玩家扮演《耻辱2》里的女船长比莉·勒克,救回曾经的老大达乌德,两人一起谋划杀死虚空之中的主宰:界外魔。为了杀死界外魔,必须要用一把特殊的武器,一把在数千年前杀死了还是凡人的界外魔并且夺走了他的名字使他成神的刀。


这把刀藏在银行里最坚固的金库之中,银行被金属守卫——发条战士和大卫队高强度守卫着。即使在进入银行之前在通风口里倒入足以迷倒所有人的鸦片花浆,他们依然会因为一点点响动就醒过来,更别提还有发条战士。

解除了光幕,避开发条战士,终于来到了银行管理人的房间,找出房间里藏着的金库钥匙,就这么打开金库,似乎还算轻松。但是问题来了,不管怎么做,正面进入金库必定会将所有卫兵吵醒并且会来到金库所在地巡逻,而比莉并没有正作里那么多花里胡哨的超能力,纵然你本领再高超也免不了大量正面战斗。


耻辱系列里一般走投无路时,电梯井里总会有解决办法。顺着电梯井爬到最高层,这里是金库维修工的房间。解决房间里的“磁暴线圈”,在一个抽屉里发现了前大发明家金朵什寄来的信和一个小扳手。


依据信里的内容,这个不起眼的小扳手是金库的维护控制杆。只要用维护控制杆分离金库的四个制动器,金库就会摔到地上,冲击力足以击穿地板使得金库坠入下水道。


偷走金库里的一把刀,引起不可避免的冲突,还是拼搏一回,偷走整个金库?答案已经显而易见。通过维修工通道来到金库顶端,打开上锁的制动器盖子,用维护控制杆使得它们一一分离,然后金库就可以永远和银行说再见了。被吵醒的大卫队在头上气急败坏地叫骂,金库里比莉悠然自得地清点战利品。游戏史上最嚣张的偷盗事件莫过于此。


让人刻骨铭心的“卷轴”

《上古卷轴4湮灭》中作为系列传统的盗贼公会的剧情自然不会含糊。在经历一系列越来越复杂的任务之后,公会会长“灰狐”会让玩家去帝国宫殿白金塔之中偷取一卷上古卷轴,比起上古卷轴5之中盗贼公会“归还”的主题可以说是刺激多了。但还有一个“卷轴”可比这上古卷轴还要刺激。

在历经考验成为大师级盗贼后,黑暗兄弟会的任务也接踵而至。大衮的剃刀dlc中需要深入到一个巨大的地下城市里寻找那把臭名昭著的魔神器。作为精通了潜行、偷窃、暗杀技巧的盗贼大师可以说是在黑暗之中如鱼得水,在地下遗迹中来回穿梭让敌人只能捕风捉影。


走着走着玩家会发现一个被关起来的莫拉格帮刺客,监牢附近一个笔记表示守卫搜了他的身但是没有找到能了解他暗杀目标的纸条。有意思,盗贼大师岂能错过此等挑战?马上蹲下来对他按下偷窃,以玩家的技能轻而易举就能把纸条偷出来。


内容大概就是如守卫所预期中写的暗杀目标,平平淡淡。但随后一个恐怖的事实便会向玩家袭来:这个“弄脏的暗杀令”是在哪藏着的?既然守卫已经搜过他的身还没有发现,加上纸条上特别强调是被“弄脏的”

一个人站着不动让你从他后庭里倒腾出来一个小纸条是一回事,但隔着铁栏杆从他的屁股里找到纸条并且拿出来就完全不一样了。而且他也不是裸着身子翘着屁股欢迎别人探索他的直肠——他全副武装穿着莫拉格帮的皮甲。


当按下偷窃打开偷窃菜单时,这是笔者想象中所发生的事:主角想办法将手伸进刺客的衣服以及内裤里(同时不弄乱他的衣服),探索他的秘密花园,然后找到那个可爱的小纸条,把它拽出来,与此同时保持全程没有被发现。

作为偷过整个帝都的武器、盔甲、魔法道具、数不胜数的金币和宝石,还有一个上古卷轴的盗贼公会会长,见识可以说是远超一般人。但这个泛黄发臭的小纸条却是让人大脑在颤抖,一个做贼的还能有什么比毫无声息从一个人的菊花里偷东西更有成就感的呢?在笔者的游戏经历中目前还没有哪次偷窃任务能超过它,大概以后也永远不会有。

本文为一机游戏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发表评论